情慾雙軌


清晨,李月凌在矇矓陽光中醒來,一直都是這樣。因為枕頭邊的手機總是在這個時候,播放起悅耳的音樂,像是跟她訴說早安。
「早安。」陳思楊在電話裡說,「昨晚睡得好嗎?」
李月凌把手機調成擴音,放置在枕頭旁,「還不錯,昨天有夢到你。夢到我們兩個人開心的去約會。」她聲音嬌怯怯地,好似雲朵般的棉花糖,軟嫩輕柔。
「我們兩個人去哪裡約會呢?該不會是我們最愛的地方吧?」話筒另一邊的陳思楊發出輕笑,「難怪你今早的聲音聽起來這麼舒服。是不是想要呢?」
李月凌也噗滋地笑出來。她就是喜歡陳思楊誠實的這一點,雖然偶爾會用隱喻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性暗示,不過至少比起她身邊想追求她的那群偽君子們,總是利用這種藉口拐彎抹角地邀約她,但最終目的都是貪圖她的美色。而她還得表現出氣質,用溫和的語氣去拒絕,說起來就是很諷刺。
「一大清早就想使壞喔,你不怕等等沒人來幫你滅火嗎?」其實剛聽到陳思楊的性提示,李月凌的自己身體就變得有反應。不過她還是按耐住情緒,帶著笑意作弄陳思楊。
「沒關係,我等等再到廁所去自行解決就好。」陳思楊在電話那頭繼續說,「你現在是躺在床上,還是趴在床上呢?」
李月凌嘟起嘴,嬌嗔地說:「其實是你自己一早在發情吧?還說人家的聲音很舒服。」她故意把嘴靠近話筒,好讓陳思楊聽得仔細。
「那你現在要不要玩呢?」陳思楊語氣興奮地詢問著,「去拿玩具出來吧。」
「不~要~~~」李月凌說,聲音裡面有著調皮,「強迫我啊~~」但白晢的玉手,默默地從床墊的夾層間,把她珍藏的米白色手提布袋給取出來。小心翼翼地拉開袋口的繫繩,拿出她跟陳思楊到情趣商品共同挑選的玩具。
粉紅色的跳蛋,還有一支白色透明入珠的假陽具。
「凌兒,過來。」陳思楊有點無奈地說著。這句話是他們兩個共同的秘密暗號,只要講出這句話,就代表自己想要滿足。而李月凌的密語,則是「親愛的思楊主人,請您調戲奴兒。」
李月凌好整以暇地說:「你這句話一點命令的口氣都沒有,所以我不要。」她拿著布袋裡面附贈的酒精棉花,仔細地擦拭著鍾愛的兩個玩具。畢竟,李月凌就是有那麼一點點潔癖,尤其是在做這檔事情之前,更要好好地處理,她才能縱情地去和陳思楊共同墮落。
「好……」電話裡的人口氣變得嚴肅,「凌兒,給我過來!」
「是的,我親愛的主人。」李月凌服從地說著。從此刻開始,【】她意識到自己不是陳思楊的女友李月凌,而是她最疼惜的性奴隸凌兒。
「首先,先把上衣捲起來。」
李月凌順從命令,乖乖地把衣服給捲起來。嬌嫩潔白的身軀府接觸到空氣,便飄散出自己特有的體味香氣,接著兩隻手很主動地托起胸前飽滿地乳房,讓它整個挺立起來。陳思楊總說,他最愛自己的胸部高挺的模樣,充滿著自信,還有那一點好色的味道。
「今天是不是沒穿胸罩呢?」陳思楊淫邪地問,「小凌兒,擺明就是要我侵犯你,對不對啊?」
李月凌嬌羞地反駁:「才不是哩。你知道人家不喜歡穿內衣睡覺,那樣……」
「開始揉乳房。」陳思楊下達今天第一個指令。
「嗯啊!」聽到陳思楊說出指令的那個瞬間,李月凌手掌不由自主地搓揉,並且發出聲愉悅地嬌啼。每當這時候,她就會不免責怪自己的身體,怎麼會如此敏感?尤其是執行陳思楊命令的時候,只要輕輕地捏抓幾下,就會讓自己想面對他舒服的囈語。
看著陳思楊的下腹膨脹,然後她就會感到得意。這就是身為女性才會擁有的自豪吧?
「慢慢地加大力道,有沒有很棒的感覺呢?」
李月凌的鼻息逐漸變濁,臉上浮現淡淡地櫻花色紅潮,像是喝醉酒般的慵懶腔調說:「有,很舒服……」
「來,先停止動作。把枕頭放到腰部,我要你坐起來。」他下了新命令。隨後又用溫柔地口語問:「你現在那邊會不會冷呢?我怕你玩完後就感冒。」
陳思楊目前的身份是李月凌的主人,但時不時地就會變回自己的男朋友。雖然這樣的舉動讓她很窩心,不過她不喜歡剛誕生的被虐情緒因為這樣行為而被硬生生打斷。
「你現在是主人耶,就要有主人的模樣。」李月凌有點不悅地指責。但她還是乖乖地起身坐著,把枕頭放到腰上,把手機接上耳麥掛上,用做錯事情的小孩口吻說:「對不起主人,凌兒不應該凶您。請主人好好處罰凌兒吧?」
被訓話的陳思楊深吸一口氣,「你知道就好,把腳打開到最大,然後抬成M字型。開腳的途中,我要你玩弄你自己的乳房。」
「是,主人。」李月凌繼續撫摸自己的雙乳,原本緊縮的雙腿,慢慢地向左右張開,還開不到五十度,就害臊地央求說:「主人,可不可以不要張開腿,很丟臉耶……」
「不行。」陳思楊拒絕,「加大兩手的力道,然後我要你睜開眼睛,好好看著自己抬成M字腳。」
「喔!嗯……」李月凌先是呻吟,然後委屈地求饒,「主人…喔…不要…嗯呀……」沒聽到陳思楊的原諒,她只好張開雙眼,滿臉通紅地持續自己的變態行為,凝視著兩腿緩慢地張大到極限,屈膝彎成M字型。
李月凌感覺到無比的羞恥,雖然穿著內褲,而且房間裡面也沒半個人。但她就感覺前面佇立著陳思楊的身影,坐在椅子翹腳望著她,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,眼神帶有淫虐她的慾火。
「乳頭硬了嗎?」
「硬了…嗯嗯……」李月凌回答。
「好,現在我要你用兩手的拇指和食指,用力地捏住你的兩顆紅葡萄,然後跟我說,你的小妹妹感覺如何?」
多麼讓李月凌難堪的指令啊!但她還是柔順地聽從陳思楊的話語,咬緊牙根用力捏下去。「噢呀!」彷彿電流從乳尖傳入,李月凌下意識地拱起嬌軀,瞬間感到下身濺入些許水液。「小妹妹…妹妹……濕透了……剛剛還噴出一點點……」
「一點點什麼啊?」陳思楊故作清高,「來跟主人說啊,凌兒剛噴出一點點什麼啊?不說的話,我就要你停止喔。」這舉動就好像把甜蜜可口的糖果放到小孩子頭頂上方,但不管怎麼努力都拿不到。
擺明欺負李月凌。
「不要…主人好壞……」李月凌害羞地委屈說,「凌兒也不知道噴出什麼!濕濕水水的,但是很舒服……」
「把手指頭放到內褲上,沾黏一點到指尖上,然後放到鼻子前面聞聞看。」陳思楊的命令又傳來過來。恥辱,卻又讓她感到亢奮。就彷彿自己像是毫無反抗的小奴隸,任憑主人的手指碰觸自己最私密的部位,勾弄挑逗。
有點酸澀、還有點悶騷味道。但宛如興奮劑一樣,從李月凌的鼻腔被吸入,麻痺整個大腦神經,心靈飄飄然。她羞恥地央求:「主人……」
「什麼味道呢?」陳思楊已經完全進入自己的角色,少掉男朋友的溫柔,卻多了主人的威嚴,讓李月凌更有帶入感。
「好色的味道……」經過一段心理建設的時間,李月凌才把這字眼吞吞吐吐的說出口。「主人……凌兒身體…好熱啊……」
「凌兒是不是濕透了呢……內褲上面有淫水的痕跡唷……很更舒服嗎?」
「人家想要。主人,給人家好嗎?」李月凌眼光迷濛地說著,光滑的大小腿朝兩側固定成M字腳,伸出手拿取旁邊的白色陽具,祭拜般地供奉在自己面前。就好像陳思楊站著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生嫩的靦腆,像個年輕帝王。不過下半身的陽具,早已發育成熟,從緊繃的四角褲的裂縫,毫無遮掩地豎立在空氣中。
「想要嗎?」陳思楊問著,「你是不是已經拿起玩具了?小淫娃。」
「嗯……」李月凌倒抽一口氣,然後咬了咬自己慾火焚身的乾澀嘴唇,接著開始套弄起假陽具,想像這玩具是陳思楊的陰莖,「奴兒在套弄主人的寶貝……」
「是不是愈來愈大呢?」陳思楊傻楞楞地問。
「笨蛋!」李月凌小聲地笑說,「玩具哪會變大啊?」
「調皮的凌兒。」陳思楊呵呵地笑著,「來,含進去吧。」
李月凌張開朱唇,將她眼裡那只似真似假的陰莖用兩手輕輕包覆,然後很溫柔地溫柔地含入前端,發出嘖嘖地吸吮聲。
「這是主人的味道……」
電話的另一頭也傳出沉重的呼吸聲,李月凌聽得出陳思楊的情慾也高漲著。雖然口中是橡皮的塑膠味,卻冒出濕黏的尿騷味混合前列腺液體的滋味,在她口腔中蔓延。
「脫下內褲。」
「等我一下。」李月凌把玩具放下,然後把濕透的內褲給脫了下來,「好濕喔…好色喔……」
「然後把假陽具塞進去。」陳思楊頓了噸,「下面的嘴堵滿後,我要你也把上面的嘴巴給堵起來。記得,要塞得滿滿的喔。」
「不要啦!」她把玩具沿著雪白膩嫩的大腿而上,直到沒入敏感帶的根部,終點是粉紅肉色的陰唇。「嗯啊……」李月凌喊出歡愉的淫叫。左手抓起內褲,牢牢地把自己的嘴巴給填滿,然後出聲提示陳思楊。
「嗯哼。」渴望的祈求從口腔深處發出,變成與平常截然不同地悶聲嬌吟。
接下來,她必須跟隨著自己的性慾開始有節奏抽插,令下體的愛慾汁液溢出淫蕩氣息的鳴響,最後達到高潮──不必在意待會是否會忘情而去忽視陳思楊的命令,因為李月凌很清楚,下個瞬間開始,她只要讓自己美好的肉體裡的每條神經都陷入高潮的情慾,接著另一邊的陳思楊也會伴隨她射出純粹的白濁精液,兩人一同衝向顛峰。
「打開開關。開到最大!」這是李月凌此時此刻最期待的命令。
「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!」李月凌扭著身子呻吟,無奈口中卻有阻礙,不能忘情地吼喊。羞恥的自己,兩腿張開成暴露的M字型,口腔被自己淫水濡濕的內褲沒有放過任何縫隙地塞緊,她還刻意把自己的兩手擺放在背後,就感覺她年輕亮麗的肉體,被陳思楊給牢牢捆綁,彷彿正在被他給強暴,無助又屈辱,但身體卻是不聽使喚,配合著施暴的男人。她的乳頭腫脹到快炸開,陰道的溢出地潤滑液體,隨著假陽具的強力振動旋轉,像洪水潰堤般奔流,從粉紅色洞口濺出。
耳裡流進陳思楊的喘息,似乎他也拉下拉鏈,套弄著自己的陽具。他的溫熱手掌就像陰道,而自己的假陽具像是他的肉棒,這個剎那,兩人融為一體,跨越空間的限制,水乳交融。
「呼呼……喔…呼……」他在喘氣。
「嗯…喔……呀…噢啊……」她也在呻吟。
最後,李月凌已經分不清楚這是現實還是幻想,她腦中一片空白,除了快感還是快感。陳思楊也發著像野獸般的低嚎,然後像是猛力地擠弄陰莖把澎拜的精液洩出,把它搾乾般用力,直到逐漸萎縮。
李月凌也處在這樣痛快的感覺中,陰道不斷地緊縮,連縐褶內嫩肉也被刺激著,把陳思楊的分身緊緊地扣住,不打算放開。而對方跟她一樣的感覺,想將她牢牢擁抱,努力朝更深處邁進,直到兩人高潮。
「哦呀!」李月凌像是一團輕盈的棉花糖,感覺自己還要更多更多,耽溺在無止盡的貪婪裡,既使她是徹底的滿足狀態。伴隨著高潮過去,緊接著鬆懈後的喘息……
「舒服嗎?」
李月凌無力取下口中的布團,只能發出滿足的呻吟:「嗯嗯……」
幸福又甜蜜的早晨。
*** *** ***
和陳思楊認識一場宴會認識的。在某個知名的酒店。李月凌穿著深邃紫色滾邊蕾絲的低胸露背禮服,今晚的她,不同於平時的學生低調姿態,散發著高貴華麗的奪目光采。她輕踏鑲滿銀白亮片的名牌高跟鞋,手持著裝滿香檳的玻璃高腳杯,跟著父親漫步在鋪滿紅色地毯的會場上。
宴會開始沒半個小時,李月凌便徹底後悔出席這場聚會。想自己當初不知道是哪條神經沒有接上線,居然輕易地答應父親來參加這場他說的「同學會」。或者該說,一場變相的相親大會。
照父親的解釋,這會場出現的所有嘉賓的確是他的同學會沒錯,只不過這班同學們全都是在「商業界」所結交認識的好友們。
「該死!我怎麼會答應你一起出席呢?」李月凌在父親的耳邊低聲抱怨。
父親露出得意的笑容,低聲用小人得志的語調地說:「嘿嘿,我可是一點都沒有強迫你出席喔。我的乖女兒,可別讓我丟臉啊。」轉眼間,又有一個商界的朋友出現在父親面前,他連忙上前握手,「章老闆,好久不見啦!」
「李董,好久不見啊!瞧你的樣子又年輕不少。我聽說你最近的公司的股票又升值了,恭喜你啊。」
「好說好說……」
李月凌站在父親身後,面帶微笑地佇立著。
父親是目前商業界的頗有名氣的人物。三十年前靠著一點跟親朋好友借來的本錢,憑藉著自己的努力和運氣,獨自徒手邁向財富的道路。接著,機緣巧合之下,認識了深愛他的母親。這幾年,在兩人共同